【冬奥·人物】徐梦桃:温哥华·没有摘金希望也要“拼”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宫珂

从温哥华初尝奥运的苦,到索契第一次站上领奖台,再到平昌周期经历伤病侵扰留下遗憾……第四次征战奥运,1990年出生的徐梦桃在这个夜晚依旧没能圆梦金牌。2月10日,在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行空中技巧混合团体决赛中,以徐梦桃、贾宗洋和齐广璞出阵的中国队以总分324.22夺得一枚银牌。寻求一枚金牌和数次至暗时刻的毅然坚守,只有徐梦桃自己知道,追逐荣耀的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赛场上,从来没有任何对手敢轻视中国队的集团优势。但论及冬奥会的比赛,中国女队的运气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从1998年的长野到2018年的平昌,中国女队与最高领奖台之间总有“一步之遥”。

在中国女队冲击冬奥会金牌的道路上,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则是徐梦桃。从温哥华到平昌,徐梦桃一直是用高难度动作为中国队“拼”金牌的人。如今,徐梦桃在主场北京迎来了自己的第四届冬奥会,她依旧拥有全场数一数二的难度,她也依旧在为金牌而“拼”。

温哥华·没有摘金希望也要“拼”

温哥华西部的黄柏山,19岁的徐梦桃迎来自己的第一次奥运之行。

在出征温哥华之前,徐梦桃的名下已经有一个世青赛冠军以及2009年世锦赛的亚军,但当时外界给予更多关注的选手,依旧是在四年前的都灵摘得银牌的李妮娜以及大赛经验更为丰富的郭心心。

抱着“从头到尾也没有摘金希望”的想法,徐梦桃顺利完成资格赛两跳,以第八名的身份晋级决赛。决赛第一轮,徐梦桃就成功着陆了难度分为4.050分的bFFF(向后空翻转体1080度),并以超过2分的优势力压难度更高的澳大利亚名将莉迪亚·拉希拉,暂居榜首。此时的李妮娜和郭心心则暂列第四和第五位。在将决定冠军归属的第二轮比赛中,即使李妮娜和郭心心都顺利完成了三周台动作,但却未能超过两跳均无懈可击的拉希拉。为中国队冲击金牌的任务,则落在了最后出场的徐梦桃的肩上。

徐梦桃要挑战的动作是拉希拉在第一轮中完成的bLdFF,这个分值高达4.175分的动作也几乎是女子选手的难度“天花板”,选手需要在空中完成三周翻腾并完成1080度转体。在来到温哥华之前,徐梦桃才刚刚开始练习bLdFF不久。虽然在温哥华冬奥会前的世界杯鹿谷站,徐梦桃曾经在比赛中完成过这个动作,但动作的成功率还不足以让她有信心能凭借它一击制胜。当所有目光都聚焦在决赛最后一跳的时刻,在没有太多经验的情况下,徐梦桃顶着压力走上了出发台,去“拼”一把自己并没有太大胜算的动作。

从助滑到腾空几秒看起来一切顺利,但最终徐梦桃还是在落地时失去重心,摔倒在着陆坡上。滑行到等分区后,徐梦桃依旧高举双臂向观众致意,但在裁判给出分数的一刻,她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失落。确认获得冠军的拉希拉向徐梦桃走来,拥抱了这个比她年轻8岁的中国姑娘,徐梦桃则流下了眼泪。

“四年后再来!”擦干眼泪,离开赛场,这是徐梦桃心中最坚定的想法。那时的徐梦桃还不满20岁,首次出战冬奥会、又是全场年纪第二小的选手,她就敢于亮出世界上难度最高的动作。即使最后一跳并不完美,但是徐梦桃也证明了自己未来可期。当时在中国队担任顾问的加拿大教练达斯汀·威尔逊也被徐梦桃的潜力与比赛气质所打动,在他看来,徐梦桃也是有能力改变空中技巧这项运动的人。

系列故事: